当前位置: 首页 > 中小学 >

幼儿网课:有必要,还是凑热闹?

2022-04-12 11:20:00 来源:MBA环球网
幼儿网课:有必要,还是凑热闹?

王倩倩脑子里,一串问题冒了出来:孩子这么小,能上好网课吗?网课上什么?在家上网课,幼儿园是否收费?

2020年2月,武汉发生疫情之初,教育部有关负责人明确表示,严禁幼儿园开展网上教学活动。但目前,幼儿园转向线上教学的现象随处可见。

3月以来,广州、上海、深圳等受疫情波及的地区发布停课通知,均明确中小学转为线上教学,但幼儿园是否采用线上教学,各地政策指向并不一致。

近期,河北邯郸市要求“停课不停学、居家不停教”,“市直中小学、幼儿园闻令而动,全市教育教学活动从线下到线上平稳转换”。安徽六安市裕安区下发“幼儿园线上教学工作方案”,要求“立即开展线上教学”。

疫情停课期间,幼儿园是否适合线上教学?家长有何担忧?幼儿园线上课程教什么,效果如何?当中小学线上教学成为常态,是否应出台相关政策,对幼儿园线上教学进行更为严格的规范?记者对此进行了调查。

1.家长“手忙脚乱”孩子“根本坐不住”

艾红是青岛的一位家长。孩子3岁多,上小班。

停课期间,艾红被拉进了一个新建的家长群,群里只有5个孩子的家长和老师。课程是双语课,教英语歌曲或者练习英语对话,每节课约20分钟。

“孩子根本坐不住。”艾红描述,“在老师教唱歌曲的时候,一不留神,孩子就跑了。有的时候,屏幕里根本找不到孩子,看到的都是家长的脸,或者传来孩子的尖叫声,只有老师在那尴尬地笑。”

艾红坦言:“能坐在屏幕前,从头到尾上完课的小孩几乎没有。”

进行英语对话练习时,孩子要在艾红的帮助下才能勉强跟上节奏。“这种线上教学弄得我手忙脚乱,年纪大的爷爷奶奶更加搞不定。”艾红说。

可能因为“教学效果不佳”,课程持续不到一个月就结束了。后来,艾红不再参加幼儿园举办的任何线上教学活动。

2020年2月11日,教育部有关负责人就曾表示,对小学低年级学习网课不作统一硬性要求,由家长和学生自愿选择;严禁幼儿园开展网上教学活动。

但两年过去了,幼儿园开展线上教学却随处可见。同样是线上教学,幼儿园与中小学的实施效果有何区别?

江苏常州某幼儿园教师徐嘉分析,中小学能够实施线上教学,很大程度上是因为线上课堂和中小学实际课堂具有相似性,且学生的心智较成熟,可以在没有成人现场督促下,自主完成学习任务。而幼儿园的课程以游戏为主,老师在屏幕的另一头,无法完成对孩子的游戏支持。“幼儿园开展线上课程,不能替代幼儿园‘课程游戏化’的日常教育。”徐嘉说。

从幼儿年龄及身心发展特点看,他们注意力集中时间较短,且思维活跃,无法做到自律约束。徐嘉说:“从这点看,线上教学意义不大。”

记者调查发现,目前幼儿园线上教学主要分为两类。一类是由老师录制视频,推送至家长群,家长自愿选择是否观看学习。另一类是实时互动教学,在约定的时间内让家长、孩子和老师坐在屏幕前,一起完成教学任务。

常州的一所幼儿园小班线上课程表里,包含“我爱阅读”“我的手儿巧”“让小家更干净”等互动课程。同时要求,每晚7点至7点20分,进行视频连线。

“线上教学时,孩子待在相对较熟悉、放松的家庭环境里,注意力很容易被分散。加上幼儿眼睛正处于发育中,不宜长时间观看电子产品,线上教育的弊端很快就会体现出来。”徐嘉补充道。

2.家长担忧幼儿视力状况眼卫生专家不赞成线上教学

家长们反对线上教学的原因不容忽视,即近视低龄化趋势明显。即便是疫情停课期间,他们也不敢“放下防备”。

在接诊过程中,上海市眼病防治中心临床研究中心主任何鲜桂发现,学龄前儿童中近视患者越来越多,“这并不是遗传基因造成的,而是因为长期使用平板、电脑,缺乏充足的户外活动导致的”。

从保护视力的角度出发,学龄前儿童使用电子产品的用眼时长有明确标准。国家卫生健康委印发的《0~6岁儿童眼保健及视力检查服务规范》明确,学龄前儿童应尽量避免接触视屏类电子产品,每次使用不超过20分钟。

上海市眼病防治中心等单位制定的《疫情居家隔离期间儿童青少年近视防控指南》显示,学龄前儿童每天视屏时间,不宜超过1小时。

“一旦幼儿园转向线上教学,这些时长要求就很难控制。更何况,家长在使用何种屏幕工具的认识上存在误区。”何鲜桂表示,家长通常把网课理所应当地理解为用电脑和平板上课,但很少有人选择将课程投屏到电视机、投影仪上。使用电视机和投影仪属于中距离用眼,使用电脑、平板是近距离用眼。

“中距离和近距离用眼负荷完全不同。”何鲜桂解释,学龄前儿童是眼发育关键期,眼球逐渐长大,眼轴随之变长,出生时带来的远视度数逐渐降低而趋于正视,该过程被称为“正视化过程”。

“如果远视储备过快消耗,就会过早成为近视眼。”何鲜桂解释道,远视储备可理解为“对抗”发展为近视的“缓冲区”。

2020年8月,教育部对9个省份14532名学生调查发现,疫情期间,学生近视率整体增加了11.7%,其中小学生增加了15.2%。

“从上小学一年级开始,由于学业压力、用眼需要增加等原因,远视储备会进入快速消耗的阶段。”因此,何鲜桂明确反对幼儿园线上教学,“若想不发生或者晚点发生近视,就必须保证至少在进入小学阶段前即学前阶段,还有足够的远视储备。”

“对于正处于隔离居家状态的幼儿,最关键的问题是接触不到阳光。”何鲜桂建议,让孩子在自家阳台、窗边或庭院,尽可能接触阳光,定期眺望窗外6米远处,同时,开发一些适宜在室内开展的运动游戏,也是有益的护眼方法。

3.不能以网课为“挡箭牌”少退费

在“拒绝网课”的原因中,视力只是其中一个因素。

王倩倩儿子所在幼儿园是个民办园,位于武汉某小区内,学费标准约为500元一天。此前,幼儿园给的说法是,线上教学期间,按照正常标准收取学费。

有人回复:“我们幼儿园一天发来50分钟视频,上了网课就不愿意退学费。”还有人回复:“发了两个视频,就想正常收学费?”

也有家长告诉记者:“在网课期间,幼儿园并未退还学费,只是将伙食费顺延了一个月。”园方回复称,疫情期间学校仍有维护运营、后勤服务等开支,因此不能退费。

此前就有媒体报道,疫情期间,家长与园方常围绕“上网课到底算不算孩子上了课”发生争议。有部分园方以给孩子“上了网课”为由,不予全额退款。

“出于成本考虑,幼儿园倾向将线上教学等同于正常教学”,这种说法在王倩倩与幼儿园园长的沟通中得到印证。

经过长时间的“拉锯战”,家长们提出,不参加线上教学,顺延上课时间,即反对线上教学却正常收费的做法,园方最终“无奈接受”。

王倩倩庆幸,“只停课一周,还好时间不长”。

面对各地幼儿园无法正常开学的情况,不少民办幼儿园在防控疫情期间收不抵支,经营困难。教育部曾发文要求各地制定民办幼儿园扶持政策。一些地方也陆续向民办幼儿园出台了包括财政补助、租金减免、税费减免、金融支持等政策措施。

4.灵活安排居家联动引导家长高质量陪伴

“疫情严重,为了孩子健康着想,我愿意接受成体系的网课。”湖南湘潭的家长陈果,并不反对幼儿园线上教学。

“网课也不是天天要上。”陈果介绍,周一有一次半小时的线上互动,算是集体教育活动。周二到周五,老师每天推送一个小视频,视频内容包括语言游戏、音乐游戏、体育游戏。在陈果看来:“居家期间,让孩子保持学习和探索的状态是最终目的。”

“通过安排线上教学,让孩子保持和幼儿园基本一致的作息,不至于长期脱离集体,处于一个完全放任的状态,对孩子成长有益。”华中师范大学教授、学前教育专业学科带头人蔡迎旗表示。

长春师范大学学前教育发展研究中心主任刘霖芳也建议,“幼儿园可以定期发布一些有关亲子活动及科学育儿指导方面的资料,引导家长高质量地陪伴孩子”。

疫情期间,针对各地对幼儿园线上教学的政策存在差异的情况,教育部门是否应该出台统一的、更为明确的规范措施?

“停课期间,家园共育还是应该以因地制宜、精准施策为原则。一园一班一案,选择适当的模式,灵活安排居家期间的家园联动,提倡通过资源推送等方式,指导家长科学安排孩子居家游戏和生活。”北京师范大学学前教育研究所所长洪秀敏建议。

(本文部分采用化名)

电子产品使用时间

●小学生线上学习时间每次不超过20分钟;中学生线上学习时间每次不超过30分钟。

●学龄前儿童每天视屏时间不超过1小时,学龄儿童青少年每天视屏时间不超过2小时。年龄越小的儿童青少年视屏时间应越少。

电子产品选择与摆放

●宜选择投影仪、电视、台式电脑等大尺寸屏幕,并尽量选择屏幕分辨率高的电子产品。

●电视的观看距离不小于屏幕对角线距离的4倍,电脑的水平观看距离不小于50厘米,手机的观看距离不小于40厘米。

用眼行为与眼健康

●连续线上学习时间或视屏时间超过20分钟至30分钟,宜向6米以外远眺至少10分钟。

●线上学习间歇期间,有意识地稍用力闭眼、睁眼,上下左右转动眼球,放松眼睛。

●清洁双手后做眼保健操,每天不少于2次。

户外活动

●居住在疫情低风险社区,中小学生每天户外活动时间宜不少于2小时,学龄前儿童鼓励不少于3小时,近视儿童青少年户外活动宜更长。

●居住在非低风险社区,可戴口罩在空旷场所,进行非剧烈户外活动。

责编:沐瑶
关于我们      广告服务      联系我们      版权声明 网站地图 RSS订阅